首页 > 新闻中心 > 内容详情

北境永不遗忘

发布日期:2019-01-07 20:21:13


还记得自己当初一直想知道为什么被分配到了Whangarei,如今正值离别之际,我不再执着于想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Whangarei,这个奥克兰以北的城市,隶属于Northland,这里的人平时以the North自称,《权利的游戏》里有一句经典台词“the North never forgets”,翻译过来就是“北境永不遗忘”,我想以此作为本文的标题,表达我这一年经历酸甜苦辣后依旧热爱这里的心情。

前几天下一任志愿者联系到我,问了我一大堆问题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当时出国的时候真的太单纯,什么也没多想就出来了,以为好山好水好自在。如今回过头来看,才发现自己好像一路hard 模式,但也终于要走到终点了,当时出国的时候就想把自己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看看自己会如何应对,这一年来,学习上因为异地要解决调查对象取样的问题,工作上要处理跨文化的师生关系、同事关系,生活中要解决因为交通问题而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在这忙碌的一年中,我除了完成了硕士毕业论文,完成了三个学校的汉语教学任务,也趁着学校假期的时候游历了新西兰南岛和北岛的大部分城市,可以说是学习工作生活三不误,这一年虽没有野蛮生长,但也是收获颇丰。

这已经是最后一篇实习日志啦,今天想写写这一年中我遇到的一些人,是他们让我觉得Whangarei成为了我记忆中温暖的第二故乡,让我觉得未来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回来,因为这里也有个家。
        

首先要说的还是我最爱的那群洋娃娃们啦,最后一周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我即将要回国了,然后偷偷地准备了惊喜给我,但都被这些孩子提前泄密了,于是我只好假装不知道。今年我教的最有成就感的班级都是五六岁的孩子,其中有两个孩子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副校有个五岁的小男孩,在上完了汉语课大家都换好了衣服要去游泳的时候,他一个人留在教室里,跟我说了句:“我知道你要回中国了,以后我会去中国的,我们就又能再见面了。”说完就跟上队伍去泳池了。主校有个五六岁的小男生也是这样,周五的时候在学校看见我,一直跟在我后面,直到我要进办公室了把我拦下来,嘴里一直说“我不要你回中国,我不想让你回去,我想跟你学中文。”还拦着不让我进去,直到我说了句“明年还会有汉语老师来教你中文的”他才乖乖地走回自己的班级。这大概就是做老师的幸福吧,或者说是做汉语教师志愿者独有的幸福,无法想象这些话是从一个五六岁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其次,要非常感谢今年遇到的都不错的同事们,大部分都非常支持汉语教学,上课的时候积极配合,帮我管纪律,我的主校有七八个kiwi老师能够自己尝试教中文,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我的工作量。而且今年特别幸运遇到了一位中国同事,平时我有大大小小的问题都会跟她商量,从学习到工作到生活,周末的时候她常常组织聚餐还让我免费吃住她家。为了表达对她的感谢,我这个平时不擅长当面表达感情的人,以书面的方式,写了满满一贺卡的字。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住家,两个退休老人。男住家Rick是个英国人,以前是船长,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女住家Trish是出生在斐济的新西兰人,他们的房子是去年新建的,我很幸运地成为了他们的第一个住客。退休后的生活对他们来说是十分惬意的,他们平时在家读书看报,一年累计阅读量绝对远超我这个研究生,但有时他们也是非常忙碌的,除了要精心照顾自家的花园和菜园,偶尔还要帮忙照顾他们的孙子孙女。他们会做很多美味的菜肴,因为他们也偏爱米饭和面条,平时常常煮亚洲菜,所以这一年,他们做的饭菜成功地满足了我的中国胃。他们还常常带我去不同的海边,好像要把Whangarei美丽的风景都给我展示一遍。因为他们的一个女儿是我副校的老师,我也常常被邀请去她们家吃饭,和她们的孩子们一起玩耍,我跟她们一起爬树,蹦床,去海边遛狗,喂羊,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光,好像弥补了我很多童年的缺憾,我也特别羡慕她们能够在这样自由欢快的环境中成长。这一年,感谢他们的照顾与陪伴。

北境永不遗忘!

【作者简介】张梦,我校2016级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生,奥克兰大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志愿者,曾在Onerahi Primary School、Whangarei Heads School、Raurimu Ave School 三所学校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