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内容详情

漂洋过海的问候

发布日期:2018-10-17 14:08:51

  盼望着,盼望着,八月二十六日终于到了。

八月初当知道李老师一行三人将来奥克兰开会,我就开始在心里数着日子了。

在新西兰工作了大半年,对自己的身份认知逐渐模糊,一年前的我走在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前郁郁葱葱的树下,梅雨季节没带伞的我奔跑于不同的教学楼间,三餐时我徘徊在食堂的窗口间挑剔着窗口后的饭菜,那时候我的身份是交大的学子。可是从志愿者培训到在新西兰懵懵懂懂过了大半年后,我的头上一直顶着的是奥克兰孔子学院志愿者老师的称号,时间地点的变化带动身份的迁移,当看到国内朋友发来地铁站台“交通大学”的照片时我镇住了,脑海中短暂的空白,紧接着一个问题浮上心头:我还记得得自己是交大的学子吗?尤其是朋友发送的视频里还有那熟悉的报站声:交通大学站到了……突然间,就很想很想搭上那班地铁到交通大学站下车,去看一看熟悉的校园,熟悉的朋友和老师,我想念的交大的人与事,还有那一草一木。李老师这次来新西兰,及时地慰藉了我此刻伤感的小心思。


    终于八月二十六日到了,我以为自己要请假去奥克兰,没想到李老师关心我们,竟然在刚下飞机,第二天一早参观了奥克兰亚洲文化节后,特地抽了半天时间开车来剑桥和汉密尔顿看看沈莹学姐和我,心疼老师们的同时,也为自己能遇到这么温暖的老师庆幸。

艳阳天,和我的心情一样,起了个早,等待老师们的到来。到时大概下午两点了,介绍老师们与住家认识,结果兴奋冲了头,平时会说的英语竟然结结巴巴,如果不是因为涂了粉底,脸应该也涨红了。住家的一切无论是硬件上还是人,我都很满意,在这里住了大半年,从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反而住家一些小举动常常让我感动,所以很开心地与老师们分享住家的一切。

走进我的卧室时,张老师看到我的墙上贴了许多照片。这些照片从我走出国门在机场李老师为大家送行开始,一直到我现在生活的点点滴滴,有与住家的聚餐、与朋友们在北岛旅行、在学校学习吉他、与指导老师一起参加quiz night,当这些照片一张一张被贴在墙上的时候,这半年生活中的温暖也在持续升温,有时我可以站在这些照片前静静站看十几分钟,有时我也会给住家的小朋友介绍每一张照片后的故事和我当时的情绪。我固执地相信记忆被珍重地保存才不会黯然失色,才不会遗忘在时光里。也因为这些照片,本就让我觉得温暖的住家,在我的内心更把它当作“家”来看待,而不仅仅是住宿的地方。

到主校时,勤劳的Colin先生已经在学校的门口等候我们了。今天是周末,学校里没人工作,但Colin一听说我要带我的老师们来参观,立刻热情地跟我说他会来为我们开门。

对于Colin,我还有个小秘密。来新西兰前我在谷歌上搜索他,当看到有人评价他是个严肃、不苟言笑的怪老头时,我内心一片慌乱。当时的自己内心呐喊为什么要分配到这么一位难相处的指导老师呢?所以第一天来到汉密尔顿在车站见到Colin时,我的内心是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


    但是,大半年相处下来,很容易发现他其实是个非常宽容、慈爱的指导老师,他会在我不知所措时帮我出主意,会在我胆怯时问我是否需要他的帮助,在我认真备课后给予我鼓励,在我无聊时与我开玩笑。我知道他几十年来Chiefs球队的比赛每场必看,他喜欢去日本买耐克运动鞋,他喜欢的女歌手是碧昂斯,他一天要喝三四杯咖啡。他有一次带着学生做实验冒烟结果触发了火警,然后开玩笑地说退休前的最后一年,疯狂一下也不错。他看起来很严肃,但是个非常可爱的老爷爷。

这一天,Colin耐心地带着我们逛校园,还幸运地遇上了学校里学生练习毛利舞蹈的场景。

参观完学校,带领老师们去逛汉密尔顿花园,好在今天天气好,太阳落山晚,给我们留出了大把时间逛一逛。

在中餐馆吃晚饭,米饭很香,也许是米好,也许是李老师坐在身旁。心情好吃饭格外香,估计这一顿饭得让自己又胖了两斤。席间,跟李老师说想念交大食堂的饭菜了,当初自己在食堂挑剔的饭菜,现在却成了梦里的美食。

饭后送走老师后,心里算算时间,回国也快进入百日倒计时了……


【作者简介】刘怡,我校2016级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生,在Mearoa Intermediate School(汉密尔顿玛艾罗中学)、Hukanui Primary school (呼卡努依小学)Woodstock School(伍德斯托克学校)任职汉语教学志愿者。